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24小時客服:400-895-1555
招商加盟:400-811-9993
您現在的位置: 泉佳美 > 新聞中心
硅藻泥涂料企業的“精彩表演”
發布時間:2014/5/22

內容摘要:記者旁聽了青島市中院的知識產權糾紛一案庭審,有幸目睹了青島川山新材料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存昌在庭審現場法

記者旁聽了青島市中院的知識產權糾紛一案庭審,有幸目睹了青島川山新材料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存昌在庭審現場法官面前親自大秀了一把現場版的復制硅藻泥美肌理圖案的精彩表演,這對于一個60多歲的滿頭銀發的老人家來說實屬不易,記者看后非常感慨,如果自己去創作去發明何苦到今天這個地步。

  2013年5月29日,青島市泉佳美硅藻泥科技有限公司訴青島川山新材料有限公司及其代理商鄔再紅涉嫌侵犯泉佳美公司知識產權一案在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五審判庭如期進行。

  被告青島川山新材料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存昌作為被告方企業代表坐在了被告席上。或許是其心中有鬼,臉上一直涌現著尷尬的微笑。

  當庭泉佳美公司的律師提出了訴請理由及訴訟請求并出具了證據材料。

  青島川山新材料有限公司當庭做了答辯,答辯內容主要概括為以下幾個方面:

  一、硅藻泥是日本人發明的,川岳山硅藻泥是向日本人學習的,沒有侵犯泉佳美享有的知識產權。

  二、硅藻泥這些肌理圖案自秦始皇時代就有,是老祖宗留下來的,并非泉佳美創作。老祖宗留下的東西誰都可以使用。

  三、硅藻泥的肌理圖案是一種很簡單的圖案,它是自然形成的,不是哪個人創作的,所有的人不用學就可以做出來。為此,李存昌在法庭上對著法官當庭進行了硅藻泥圖案表演,以此向法官證明這些圖案是多么的簡單,他自己都會做(做的好不好另當別論,就像三歲小孩拿個筆就會畫畫一樣)。

  四、泉佳美公司將公眾的資源占為己有,一旦法院判決泉佳美勝訴,那么全國所有的做“硅藻泥”的企業、個人豈不都沒有市場了。硅藻泥肌理圖案是日本人早就發明的,我們是向日本學習的,而非向泉佳美學的。

  針對上述四種答辯理由,青島泉佳美硅藻泥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陳奕善做了以下答辯:

  一、硅藻泥究竟是不是日本人發明的,硅藻泥肌理圖案究竟是不是日本人發明的,被告川山公司出具的日本國內部發行的刊物證據,雖然此證據的真實性無從確認,但是從其翻譯件中,也恰恰證明了這本雜志上并未記載與青島泉佳美硅藻泥科技有限公司發明的純天然硅藻泥一樣的壁材,雜志中列舉了日本國家自2003年出現的一些以活性炭、竹炭、粘合劑、光觸媒、硅藻土為原料的內墻涂覆材料,日本國稱其為“土墻”。純天然無膠硅藻泥是泉佳美公司發明創造的,泉佳美公司通過多年的大力宣傳,使包括青島川山公司等被泉佳美起訴的多家公司看到了這個商機,自2010年以后,國內大量的硅藻泥涂料企業蜂擁而起,青島川山新材料有限公司也是在這個時期擠進了這個行業。其前身是銷售硅藻土濾劑的,在2010年之前根本不知道硅藻泥是個什么東西,借助青島泉佳美硅藻泥科技有限公司總部在青島的影響力,在青島膠州成立了青島川山新材料有限公司,在網上下載個配方,開始生產招募代理。就是這樣的一個公司,為了狡辯,竟然拿出一本日本國的內部刊物,口口聲聲稱他們是向日本人學習的。

  二、硅藻泥是一種新型的功能性壁材,至今仍然有許多人尚不知曉。硅藻泥的肌理圖案是硅藻泥的衍生物,在硅藻泥這類產品未發明出來之前,在國內尚無這些肌理圖案的展示及圖案名稱的叫法,是泉佳美公司在發明硅藻泥之時同時創作了這些肌理圖案和文字作品,在創作過程中,包含了作者的創作思想、創作目的,最終體現了作品的美觀性、實用性。被告為了掩蓋其侵權的行為,竟然不顧事實的搬出了秦朝的萬里長城來說明這些圖案早在秦朝時期就已經出現,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或許是青島川山新材料有限公司的李存昌看多了“穿越劇”了吧,莫非自己真的穿越到了秦朝,向秦朝人學會硅藻這些泥肌理圖案。這種解釋或許還能說得過去。

  三、被告試圖以硅藻泥圖案的簡單來說服法官,想以此說明這些圖案任何人不學自會,這些圖案是自然生成的,以此來否定青島泉佳美公司的創作成果。越是簡單的、簡約的作品,越是體現了藝術的最高境界。泉佳美創作的這些美術作品,經過多年的市場推廣和流通,已成為消費者喜愛的硅藻泥專屬圖案。如果這些圖案如被告所說的,如此簡單或自然形成,那么為什么這么多的被告不去創作反而一味的剽竊泉佳美的這些作品。恰恰說明這些作品創作時并不簡單。被告青島川一硅藻土有限公司(同案的另一被告)在成立公司之初,由于根本不懂硅藻泥,更不知道硅藻泥肌理圖案怎樣施工,采取一些卑鄙的手段,以達到其掌握肌理圖案的施工技術的目的。有一個例子足以說明問題,例如世界著名品牌耐克的商標圖案,是一個連幾歲小孩都會畫的一個“對勾”圖形,但是這種看似簡單的圖形不能因為其簡單、不能因為人人都會畫而肆意使用這個圖案。青島川山新材料有限公司的李存昌當著法官的面表演其“嫻熟”的手法,恰恰證明了川山公司在現場復制泉佳美享有的美術作品著作權。如果這個表演是在2007年泉佳美創作之前的演示,那么還可以證明你李存昌沒有向泉佳美公司學習,是向日本人學習的技術。以上也充分證明了,一個原創作品,在創作時不是那么簡單的,但是一旦創作后推出市場,剽竊者很容易也很快學會,以此作為其非法盈利的工具,青島川山新材料有限公司在學會了一些硅藻泥肌理圖案后,在法官面前表演,以此來證明這些圖案是如此的簡單,是多么的滑稽可笑!

  四、被告試圖將自己的侵權行為掩蓋于整個“硅藻泥行業”之下,還是那種“法不責眾”、“眾口鑠金”的思想在作怪。知識產權案的特征往往表現為群體性侵權,即多家侵犯一家的權利,這種特征使大多數侵權企業組團、抱團,往往依托一個冠冕堂皇的協會組織為其撐腰(“硅藻泥行業協會”在北京成立了,其協會會員恰恰就是被泉佳美起訴的那些公司),混淆視聽,共同抵抗。因此,泉佳美公司所擁有的知識產權不容任何人以任何借口肆意侵犯。

來源:http://zx.zynews.com/zx/html/40506.html

0
海南飞鱼app